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今日海东
乡村振兴海东到底该怎么做
来源:海东时报    时间:2017年12月27日    

□时报评论员张扬

继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后,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乡村振兴作为2018年的主要工作之一。当前,海东市委、市政府也开始对乡村振兴进行布篇谋局,海东市如何振兴乡村,还需针对自己的特点科学施策。

我们要向卡阳学习什么

近年来,在乡村经济发展的康庄大道上,西宁市湟中县卡阳村和大通县边麻沟村无疑是两颗耀眼的明星,两个村子所走的路子也基本一致,即以花海夺人眼球,以此吸引游客前来观光,打造成乡村旅游目的地。

以位于西宁市湟中县拦隆口镇西南部的卡阳村为例,这个村子虽然风景优美,空气清新,是距离西宁市区最近的原始林区和高山牧场,但这里山大沟深、居住陈旧、环境简陋、文化匮乏、交通极为不便,经济来源单一,经济发展较为落后,全村265户926人,其中贫困户44户131人,是省定贫困村之一。2015年,湟中县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企业对卡阳景区进行整体开发和建设,景区规划建设期为6年,计划总投资4.9亿元人民币。在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卡阳村申请到“美丽乡村”建设资金2000余万元,申请到“脱贫致富幸福路”资金1280万元,打通了卡阳景区交通道路,同时先后获得扶贫物资300余万元,用于改善村容、村貌。在此基础上,卡阳景区大规模种植花卉,将卡阳打造成高原花海,引导村民发展养殖业、餐饮业,开启了企业、村民共同致富的渠道。卡阳村以此获评2017年度农村基层治理十大创新案例。

由此可见,卡阳村及边麻沟村都是“以花为媒”的结晶。其实,海东市一些地方也在学习卡阳经验,如平安巴藏沟花海等。然而,成功不是可以复制来的,即便是种花,也应该种出不一样,种出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因此,我们学习卡阳,并不是照抄照搬,而是应该学习其成功经验,学习其先进理念。就打造花海而言,我们不妨把眼光再看远一些,比如四川绵竹有一个玫瑰花海,去那里欣赏数以百万亩的玫瑰花无需掏门票钱,但是用玫瑰花加工的茶叶、玫瑰饼却成了当地俏销产品,同时还让当地住宿、餐饮等好好地火爆了一把。看来,种花不能光考虑感官,还要考虑经济价值。如今,海东市在这一方面已经有了大胆尝试,如平安区老虎沟内已经种植了100亩的百合,既是一道花卉景观,又产生了经济效益。

海东色彩何时能“变现”

沟沟坎坎较多,是海东市最大的地理特征,就拿平安区来说,有巴藏沟、白沈沟、三合沟、老虎沟等12条沟壑纵横,如何把这些沟壑变成乡村振兴的资源,也应该是我们思考的问题。

海东市的沟坎首先还是应该在“花”上做文章,海东市各地是全省油料作物的主产区,每年夏季,整个海东就是一个油菜花的海洋,无论在互助五峰镇,还是乐都下北山的芦花乡,或者是民和杏儿乡,层层梯田褐黄绿相间,其景色之美绝不输于云南元阳、陕西汉中等地。而此时,南方的油菜花已经败落,来海东错季节赏花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要想把海东的色彩“变现”,还需要基础设施建设的加强,如四川绵竹市就有一条乡村旅游环线,开车在这条环线上,不仅可以赏花看风景,还能品尝乡村美食,感受年画等浓郁的传统文化。这些独具特色的东西海东都不缺,互助有土族刺绣、八眉猪,平安有富硒农产品等,就看怎么“以花为媒”,把这些资源整合起来,充分利用好。

当然,因为创意不足,创新能力较弱,海东色彩还不够靓丽,还没有形成抓人眼球的大地艺术,自然也就难以“卖”上大价钱。

海东能否建设城市果园

新华社撰文指出,乡村的振兴和发展并非是将乡村孤立起来,而是要发挥乡村的功能,实现乡村和城市的融合。因此,基于不同地区的特点,规划不同的乡村振兴战略,才能真正实现乡村振兴。如果不重视乡村的特点,照搬其他乡村的发展模式,就无从实现乡村振兴。比如在远离城市的地方大规模发展乡村旅游,除了很少的村庄可能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而成功,大多数都可能失败。在丘陵和山地如果大量发展规模化种植和养殖业,也会面临许多困难。相反,在城市郊区发展休闲、教育和有机种植等产业,会有比较好的发展前景。

海东是全省瓜果之乡,和省会西宁近在咫尺,如何把海东乡村优势资源“搬到”城郊或城市里,也不妨做一些尝试。近年来,化隆杏花节、民和桃花节举办得还算成功,都抓住了当地优势资源和游客的需求,也和全国各地“接了轨”。不过,就化隆杏树、民和桃树种植面积、品牌效应而言,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仍处在“光看花、不卖果”的初始阶段。

在重庆潼南柏梓镇,有难以计数的柠檬一年四季都散发出清香,因为其规模化种植,成为全国柠檬交易基地。在四川德阳罗江县鄢家镇,每年11月初也会举办柚子节,节日期间不仅有歌舞晚会、篝火晚会、采摘活动,还有四川“坝坝宴”,可谓花样百出,深得游客喜欢。从赏花到赏果,再到卖水果、深加工,柚子节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游乐活动,其品牌价值给当地农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实惠。

再回头看海东果木经济,循化有薄皮核桃,乐都有大樱桃,化隆有酸酸的杏子,民和有甜甜的桃儿,互助也有“舶来”的树莓……这些果木种植面积显然有些散乱,难以形成规模效应。为了扩大特色果木种植面积,将城乡真正融合起来,不妨在森林城市建设中,在市区或城郊打造一批城市果园,不仅绿化了城乡,在产生经济价值的同时,还会成为海东特色果木的招牌。

同样,像乐都紫皮大蒜、循化线椒等也存在种植规模太小的问题。因此,农畜产品种养殖园区化管理应该提上论证议程,如互助浅山地区、乐都下北山一带,可以大规模种植中藏药材,最终形成和甘肃岷县比肩的高原中藏药材基地;民和牛羊育肥也应积小胜为大胜,打造成一个全县式概念上的大牧场,并形成养殖、屠宰、加工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同样是土豆产业,甘肃定西却能成为全国土豆基地,这也是规模化种植加精深加工并最终形成全产业链的结果。

特色小镇建设还缺点啥

无数实践证明,特色小镇是农村经济发展最有力的抓手。在成都龙泉驿古镇和洛带古镇,无论什么季节,都会游人如织,古色古香是它们共同的特征。在这些古镇里,除了年轻人吃喝玩乐,还吸引了众多银发一族前来“定居”,这里的客栈由当地群众所建,对老人推出的“包月”服务非常诱人,每人每月包吃住在1200元至1800元之间,即便是普通的退休工人都能消费得起,这无形中形成了一种隐形的养老产业。

2013年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首次将“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诗意生活写进中央文件。这种“乡愁”烧旺了花样繁多、风味十足的乡村味道,引爆了远离都市繁华却不乏市井里弄韵味的乡村游。如今,乡村旅游已成为中国最具潜力与活力的旅游板块之一,越来越多的旅游爱好者开始寻觅古朴纯真、渔歌唱晚的农耕生活,吃农家饭、住农家院、干农家活、享农家乐,成了眼下游客热衷的旅游休闲方式。

陕西礼泉县的袁家村就是一个发展乡村旅游的典范,自2007年发展乡村旅游,主打关中民俗体验,如今已陆续恢复建设有康庄老街、关中小吃街、回民街、祠堂街、书院街、酒吧咖啡街、艺术长廊,还有袁家祠堂、烟霞草堂、关中戏楼等,昔日穷得叮当响的袁家村现在富得流油,并荣获“中国十大美丽乡村”荣誉称号、国家4A级旅游景区。

发展特色小镇要有文化载体,陕西青木川古、青城山泰安古镇等,都有深厚的文化背景做支撑。纵观海东市一些乡镇,也不乏优秀传统文化的烙印,如民和官亭,不仅有喇家遗址这一璀璨历史文化遗存,还曾是古时入青第一站,是历史上重要的驿站;民和古缮则曾是金城郡的治所;化隆金源、塔加又是民族文化富集区。这些小镇多文化并存,如果开发成古镇,也一定有它们的韵味所在。大通县一位在陕西宝鸡太白山下开发古镇的企业负责人就曾说过,他选中开发的小镇一定要有故事。

和省外古镇的遍地林立相比,青海古镇建设相对滞后,甚至目前还没有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古镇建成。可喜的是,海东市目前已经启动特色小镇建设,这也给了我们更多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