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区县要闻
【互助县】麻雀青稞酒从这里走向世界
来源:海东时报    时间:2016年09月25日    

□时报记者陶成君

“喝一杯青稞酒,便记住了雪域高原。”这是著名诗人汪国真的一句诗。在高原,在青海,在河湟,在藏区,很多时候,给人感受最强烈的,是无处不在的青稞酒。

比如很多年前,每每有客到来,“互助大曲”是青海人家饭桌上必不可少的美酒。那个时候,“互助大曲”并非简简单单的一瓶酒,还是主人全家热情好客、情义的浓缩。如今,该酒虽然已退出市场,但那些“互大时光”还在人们心中存留。一瓶酒,一段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青稞酒,顾名思义就是以青稞为原料酿成的美酒。青稞酒藏语叫“羌”,是青藏高原人民最喜欢喝的美酒,无论逢年过节或结婚生子、迎送亲友时,青稞酒都是他们必不可少的欢庆佳酿、精神上的互通纽带。如今,有“全国最大的青稞酒生产基地”和“中国青稞酒之源”之称的青海省互助县,正以其众多优势在中国白酒界独树一帜,成为极具规模的青稞酒生产基地和影响力品牌。

青稞酒的最初记忆

青稞在青藏高原具有悠久的种植历史,距今已有3500多年。产地主要分布在我国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肃等地海拔在2700至4500米的高寒地区。青稞酒酿造的历史很悠久。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中,对格萨尔王妃珠牡酿酒的情景就有这样的描绘:“做酒的青稞好像野鸟成群飞,煮酒的蒸气好像香烟蓬蓬起,撒上一块曲,好像金雕腾空飞。”而雪域高原上的人们也把青稞当成了生活中的必需品,成为高原文化中的鲜明符号。

在青海,酒源于何时,历史已难以查证,但在海东市乐都区柳湾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大量文物中,却有谷物和酒器。这标志着早在四千多年前,居住在青海高原上的先民们不仅掌握了耕地技术,还学会了酿酒。也就是从那时起,酒文化便登上了历史舞台,至于酒的原料,当属高原特产——青稞。

酒,是苍茫而雄浑的青藏高原的魂魄。有了醇香甘冽的青稞佳酿,古羌人在三江源大地上骑着骏马,赶着牛羊,演绎出一幕幕威武雄壮的历史剧,于是便有了《格萨尔王》的不朽传唱,便有了大漠深处悠扬的羌笛,便有了大草原上动听的“拉伊”,便有了河湟地区经久不衰的“花儿”......

在青海酿酒史上,用青稞酿酒,把青稞酒发展到高潮,并使它成为具有独特韵味的琼浆玉液而誉满天下的,当属有酒乡之称的互助县威远镇。早在明末清初,互助县内八大酿酒作坊之一的“天佑德”酒坊,就因酿造出了清香甘美、醇厚爽口的青稞酒而声名远播。这里所酿的青稞酒酒液澄明,甘冽悠长,饮后头不痛、口不渴,不伤胃,醒酒快,周围各地商贾纷纷赶着骡马翻山越岭前来驮酒,沿途木酒桶醇香四溢,闻香而来的买酒者络绎不绝。因此,互助民间曾流传着:“开坛十里游人醉,驮酒千里一路香”的佳话。

“酩馏”飘香青藏高原

青海酩馏酒有着400多年的历史,这种自酿的酒承载了青海人太多的回忆和情感,也是青海高原特产的绿色食品,被青海省申报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中秋时节,降雨使得高原天气骤冷。在互助县纳顿庄园酩馏酒作坊内,却是酒香扑鼻,灶台里炭火正旺,灶台四周,蒸汽袅袅。“酒大工”(酿酒师傅)杨海春将酒曲撒入还散着热气的金黄色青稞里,搅拌后用背篓背至酒窖,封坛,待其静静发酵28天。

“酩馏酿酒技艺曾经是青藏高原最流行的酿酒方法,但现在传统酿酒作坊已不多见,我们想真实复原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各道工序,不想让它中断在经历巨大社会变革的我们这辈人手里。”杨海春说。据介绍,酩馏酒酿造技术是以家庭为传承方式,口传身教,而杨海春运用传统工艺酿造的酩馏酒,就是典型的青海酩馏酒的缩影。其酩馏酒有着香型清雅、用料考究、工艺独特等特点,在青海民间享有较高声誉。

据青海省酒类行业协会会长陈文博介绍,兴盛时,酿酒还形成了天佑德、世义德等知名的青稞酒“八大作坊”。如今,青海共32家青稞酒生产企业依靠传统工艺和现代技术,年产酒量上万吨,产值约17亿元。

高原酒文化的发源地

如今,最能代表高原青稞酒文化的,并不在藏区腹地,而在海东市互助县。互助是目前国内最大的青稞酒生产基地。

说起互助青稞酒,不得不提到青海省最大也是全国最大的青稞酒生产厂家——青海互助青稞酒股份有限公司。青海互助青稞酒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青稞酒的发源地,是青稞酒国家标准制定的参与者,其以众多差异优势在中国白酒界独树一帜。

去年11月,青海互助青稞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守明与美国Terlato公司总裁Chris Lynch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双方愿意共同合作,就美国Terlato公司进口天佑德青稞酒进入美国高端烈酒市场及青青稞酒公司引进美国Terlato公司高端葡萄酒进入中国市场这两个方面开展战略合作。《备忘录》的签署标志着青海互助青稞酒股份有限公司向品牌国际化方向又迈进了一步。

据郭守明介绍,青稞酒不仅仅是一个产品品类,历史与地域赋予了其更深刻、更广阔的含义。青稞酒不仅代表着悠久的青藏文化,也代表了雪域高原独有的地域特征。作为青藏地区主要粮食作物,青稞从物质文化之中延伸到精神文化领域,在青藏高原上形成了内涵丰富、极富民族特色的青稞文化。而青藏高原神秘的历史文化,也吸引着全球消费者的目光,这也让青稞酒变得不再是区域品牌,而将成为面向全球的国际品牌。

“三杯通大道”显诚意

某种程度上,青稞酒在高原已不再是酒,而是高原民族的文化符号和礼仪代名词,是真正意义上的“三杯通大道”。

比如,迎宾送客时,全家都排列门前,向来客献哈达和青稞酒,这是最尊贵的礼节。客人双手接过酒后,首先要用左手高高端起酒碗,用右手无名指蘸酒往空中抛弹三下,以敬天神、地神和祖宗,然后三口一杯喝干。接下来主人会边唱酒歌边敬酒,热情相劝。每当客人光临或要告辞时,主妇总是用银碗盛上醇香的青稞酒,以表示相互之间的友谊像银子那样纯洁珍贵,像青稞酒那样香甜醇厚。

在青海,生活着包括藏族在内的多个少数民族,如土族、蒙古族等,在长期的民族交流中,独特的青稞文化深刻地影响着民族间的融合,并内化为这些民族的个性和特色。饮青稞酒,早已成为青海饮食文化的重要标志。

都能喝二两

“龙王仙丹育青稞,王母玉液酿美酒。”在盛产青稞酒的互助县威远镇,传颂着这样两句赞美诗句。出西宁,往东北方向行30多公里,就到了互助土族自治县威远镇。在互助,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善饮与否,都难免与酒结缘。

“互助的麻雀也能喝二两。”酒场合中,这是对互助人最贴切的定义。这不光是一句玩笑,更是一种暗藏的敬意。如果说青稞代表了高原人站立于世的一种姿态,那么青稞酒就是流淌于历史与现实之间一条情感的溪流,维系着人民驳杂的生活。在高原,向来有“无酒不成宴”的说法,无论婚丧嫁娶,划拳喝酒就是表情达意的最佳途径。平日含蓄内敛的高原人,喝了酒,才会表达出真实的忧伤或喜悦,特别是酒后的真言,道尽了他们的沧桑人生。

在许多互助人的记忆里,或许会出现这样一个场景:冬日里,桌上摆放着两碟酸菜炒粉条和一盘卤猪肉,屋内酒香氤氲,围桌而坐的人们在阳光的熨烫下早已将三杯两盏淡酒的矜持换作不醉不归的架势。推窗望去,不远处便是独坐苍茫的鼓楼,若不是飞檐上叮咚作响的风铃描摹着时光的印痕,土乡儿女可能都一个个变成长醉不醒的“刘伶”了。

互助地处祁连山脉南麓,气候温和,盛产青稞,当地群众常以青稞为原料,采以香甜的泉水,熬出度数较低而味道甜美的酩馏酒自饮或待客。一年四季,威远镇一派酒香。传说很久以前,山西的客商带来了杏花村的酿酒技术,用上好青稞熬出了比酩馏酒更高一筹的美酒“威远烧酒”。从此,它便誉满高原,行销西北。青稞酒属于清香型酒,香味纯正,酒液澄明,闻之清香扑鼻,入口醇和绵软,回味甘冽悠长。它采用威远镇河畔的一口古井之水,与当地所产青稞原料相配制酒,恰到好处。传说,此井乃八洞神仙宝葫芦中的玉液琼浆化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