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区县要闻
【化隆县】一个国贫县的控辍保学攻坚战
来源:    时间:2018年06月13日    

□时报记者 张永黎 摄影报道

2018年4月12日,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特殊的案件,这是我省首例因辍学引发的“官告民”案件。

5月8日,化隆县人民法院巡回法庭再次在化隆县群科镇以“官告民”的形式公开审理了监护人科木其村村民马某拒送被监护人入学一案。

两起因辍学引发的“官告民”案件在当地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化隆县在控辍保学方面所面临的艰巨任务。

劝返的路很艰难

化隆县属六盘山连片特困区,县境内山大沟深,自然灾害频繁。上世纪80年代,化隆超过六成的农户为贫困户,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过去,因贫辍学现象在当地并不少见。因为贫穷,很多化隆人选择外出打工,于是便催生了拉面经济。这个仅有30万人口的县城竟有10万人外出务工,在中国270多个城市经营着1.5万家拉面馆。但随着拉面经济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民进城务工,农民收入在不断攀升的同时,一个特殊的未成年人群体也由此产生——农村留守儿童。

“辍学儿童中很大一部分是留守儿童,我们在走访过程中了解到,这部分学生辍学比例大,返校难度也大。” 化隆二中教师马志忠说。

在长期的劝返工作中,马志忠深刻地意识到,这些孩子辍学后,留下了很多隐患。“父母都外出打工了,很多都是爷爷奶奶帮着带,老人也不知孩子一天的具体情况。如果我们再不负责任,孩子的一生可能就毁了。”

马志忠说,他班里有个女孩子,14岁,六年级毕业后因厌学辍学,跟随家人到山西太原开拉面馆一年半。这个女孩子的哥哥也辍学在家。“在今年控辍保学工作开展过程中,我们不厌其烦地给她的父母打电话,又到家中给爷爷奶奶做思想工作。家长不听我们又给他们讲法律,难度相当大。”

劝返的路很艰难,但是马志忠和他的同事一刻都没有放弃。经过两个多月的“软磨硬泡”,辍学的两个孩子终于返回了校园。

“学生虽然回来了,但是这些孩子的情感非常脆弱,老师稍微不注意可能又伤害到他们的自尊心,再次辍学的风险也比较大。”马志忠说。

“所以我们在生活上非常关心他们,在学习上因材施教,平时对这些孩子多加赞美,让他们时刻能感受到在班级中存在的价值,感受到自己受到了大家的关注。”马志忠表示。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获悉,截至2018年4月16日,化隆二中共计劝返405名学生,这些数字的背后,有着马志忠、王清和李积德三位老师的责任和艰辛。“劝返责任重大,未来的路还很长。”三位老师一再表示。

一定要让孩子回到课堂

天蒙蒙亮,6岁的张晓明(化名)却不再去学校读书了。自从父母离异、奶奶去世后,父亲便做了决定:家里没有经济来源,我得外出打工,孩子没人照顾,不能去学校了。

一晃六年的时间过去了,2015年10月,海东市教育局精准扶贫“第一书记”魏有伟入驻黄麻村。在对村情、民情及家庭基本情况进行调查时得知了此事。“当时就想着,一定要让孩子回到课堂,接受义务教育。”

劝返的路开始了,可哪有想象中的顺利。魏有伟和学校教师多次跟张晓明父亲电话沟通后,均遭到拒绝。

几年过去了,张晓明的父亲要么拒接电话,要么告诉他们等他回家就送孩子去上学。

2018年春节,张晓明的父亲回家过年了,得知这一消息,魏有伟和学校老师以过年慰问的名义再次上门劝说。

“劝返是一件很磨人的事情,他嘴上说一定送孩子去上学,但开学了他根本又不当回事。”魏有伟说。

开学后,魏有伟又和老师去了张晓明家,对家长使出了各种“招数”,张晓明父亲终于被他们的“软磨硬泡”感动了。

2018年3月8日,张晓明重回教室,开始了他的校园生活。可此时,他已经14岁,才开始一年级的生活,他能否适应学校生活,能否和一年级的孩子们融到一起,也是魏有伟和其他老师所担心的。

一场持久战已打响

“娃娃再不送到学校不行了,政府要取消给我们的拉面经济优惠政策了。”去年,在外开拉面馆的化隆人都收到了来自家乡的信息。

化隆县委、县政府决定让46个驻外办事处负责督促在外就读学生将就读证明通过微信平台发回原籍,并动员在外打工辍学学生在流入地学校或返回原籍就读。

对辍学在外打工经反复动员仍不入校的,一律取消其监护人享受粮食补贴、退耕还林补贴等优惠政策;一律不批准农村“两房”和棚户区改造、廉租房等项目;一律取消所有拉面经济优惠政策;一律不办理扶贫贷款及信用卡。

记者从化隆县教育局获悉,截至5月11日,全县各级各类学校报到学生共计4.4万名,全县义务教育阶段共劝返学生2569名,其中:小学561名,初中1913名,普职95名。

庞大的劝返数字背后,是当地政府控辍保学“一个都不能少”的坚定决心。

自去年以来,化隆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控辍保学工作,先后8次组织召开控辍保学工作专题会议进行安排部署,出台了《化隆县“六个禁止”“十二个凡是”控辍保学工作措施》。

今年年初,又对全县义务教育阶段辍学学生进行了地毯式摸排,各乡镇负责摸排未入学人员、教育部门负责摸排学籍库中辍学学生、就业部门负责摸排在外就读及打工辍学学生、宗教部门负责摸排入寺念经辍学学生,经教育部门汇总后于2月12日进行了移交。司法部门负责对发放“三个通知一个裁定书”后仍拒送子女入学的学生监护人做好起诉前的准备工作。

4月12日,化隆县人民法院巡回法庭公开审理首起因控辍保学引发的“官告民”案件,打响了全省“依法控辍”的第一枪,对拒不送子女入学的家长起到了一定的震慑和教育作用,也对其他乡镇的控辍保学工作起到了示范和引领作用,对全市乃至全省控辍保学工作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控辍保学的路还很长

海东市所辖的六县(区)基本都处于山大沟深的山地,乡村学校分布更是点多面广,辍学的孩子基本都处于山大沟深的乡村。尽管上至国家,下至地方一直对控辍保学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但目前来看,全市控辍保学的路还很长,由于受人力、财力和自然环境等多种因素的制约,弥补这段距离则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在采访中,很多教师和“第一书记”表示,由于受教师紧缺、校舍不足等因素限制,随着劝返学生不断增加,初中班级多数成为为大班额、超大班额,不解决这些随之出现的问题,仅仅停留在劝返上,学校将不堪重负。

“化隆县第二中学初中年级共有14个教学班,截至目前已劝返学生443名,除初三年级4个教学班外,其他10个教学班班容量均在70人以上,为超大班额。”

“劝返生来源复杂,由于知识断层、社交圈复杂、社会阅历不一,混迹社会多年,沾染不良习气,不受约束、不受管理,给学校管理及安全工作带来了很大隐患。”

“由于化隆县是国定贫困县,县财力捉襟见肘,随着劝返生日益增多,诸如营养餐、生均公用经费、寄宿生生活补助等县财政无力解决,给学校正常运转带来了极大困难。”

目前,虽然海东市及各县(区)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和措施,但全市控辍保学未来的路很长很艰难,破解这一难题,也需要更多的财力和人力去保障,更需要政府、学校和社会打好组合拳,确保上学路上一个都不能少!